助力新发展 共筑中国梦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成功探索
2017-09-15 22:22:10     编辑:中西部网     来源:城乡统筹报     

2013年以来,榆林市榆阳区赵家峁村按照“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要素流动”的思路,以“资源变资本、资金变股金、村民变股民”为目标,深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农村资源被有效激活,村集体经济迅速壮大,农民收入显著增加,为全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在面上推开作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是我省“三农”工作追赶超越的突出典范

穷则思“变”

赵家峁村位于榆林市东南方30公里处,属典型的陕北黄土丘陵沟壑,面积7.8平方公里,耕(林)地5300亩,人均8.4亩。全村4个村民小组、171户575人,主要农作物为玉米、小杂粮、马铃薯、林果等。多年来,赵家峁村一直以传统小农经营为主,村集体经济一穷二白,430多位青壮年农民(占全村总人口的75%)进城务工,耕地闲置荒芜,村庄“空壳”,集体“空心”,民居“空巢”,“三空”现象十分严重。2012年,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6650元,农民收入80%来自外出务工。2013年6月,赵家峁村村民、优秀共产党员、榆林市优秀民营企业家张春平,高票当选为该村党支部书记。从此时起,张春平和他的“两委”一班人为改变贫穷落后面貌,拉开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序幕。

(一)资源变资本。张春平上任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积极谋划村上的产业发展但他很快发现,发展现代农业和其他产业都需要集中连片的土地,而赵家峁村的耕地全是二八分的“绺绺田”,住房也是东一家、西一家,分散零乱,零散的土地成了制约发展的主要瓶颈。面对这一现实,张春平多次召集支委会、村委会、党员大会进行讨论,挖空心思找对策、想办法。经过长时间的论证和多方求证后,张春平决定先做两件事:一是响应国家启动京津风沙源二期治理移民搬迁项目的号召,拆除滩大饼式的旧村庄,修建新民居,让大伙住上好房子。二是清产核资、明晰产权,为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打基础。赵家峁村在产改前没有任何经营性资产,仅有5300亩零散的耕地、林地撂荒地账面上的28万元现金。在充分得到全体村民同意的情况下,村上5300亩地折股量化流转到村上统一经营,把仅有的现金作为产业发展的启动资金。这两件事实施后,村上原有的沟沟峁峁里的绺绺地变成了集中连片的大块地,土地面积大幅增加,价值也随着集约化程度的提高而显著提升,为现代农业和农村新产业新业态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二)资金变股金。为了发展集体经济,村上动员村民用现金入股,但条件是入多入少采取自愿,决不强求。在张春平的带动下,村上很快筹集到400万元资金,成立了红雨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和金润园、丰景两个种养合作社,紧接着又成了设施果蔬基地和现代养殖区2016年元月村上又成立了股份经济合作社,农民向村集体入股的资金达1310万元。

(三)农民变股民。2015年,移民搬迁项目完成后,村民集中搬迁到新居,村上打算把农户原来的老房子改造后用于发展乡村旅游。为了把大家的各项权益划分清楚,村“两委会”经过反复商议,决定把土地、人口、劳动贡献、资金、旧房产等要素都转化为股权(其中,土地股占38%,人口股占22%,劳动贡献股占5%,资金股占23%,旧房产股占12%),并把这些股份量化到户,这样每个农户手里就有5项股权。2015年3月1日,村上决定将10月1日定为基准日,留半年时间给村民准备,并确定只要是基准日前户口在本村的都是股民,基准日之前核定的人口既是股民也是村民,基准日之后的新增人口只是村民,不享受分红,只能通过继承和转让来获得利益。


“变”出奇迹

“三变”改革后,村民的热情空前高涨,部分在外打工的年轻人也开始悄悄返回村庄,一个充满活力的赵家峁村开始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一)现代农业快速发展。目前,赵家峁村上已建成40亩设施果蔬、150亩葡萄、150亩山地苹果,以及30亩酥梨为主的设施农业和时令水果采摘区,同时还建起了35亩现代养殖小区和300亩葡萄酒加工基地。

(二)休闲农业发展迅速。赵家峁村按照“景点错位特色、产业高度融合、脱贫小康同步、主体多元互补、城乡统筹一体”的思路,以“杏花溪谷、峁上人家”“老家记忆、难忘乡愁”为主题开发了多种乡村旅游项目。 2016年7月,“一山一水一片绿,宜居宜业宜旅游”的美丽乡村初步形成,空中滑索、森林穿越、水上游乐、河滩烧烤、农家体验等娱乐设施全面向游人开放,其中王震将军1947年转战陕北驻扎过的老院子,成了游客争相游览的热点场所。每到节假日,驱车前往赵家峁村的游客络绎不绝,仅2016“十一”黄金周,游客数量已突破5万人次,5天时间旅游收入超过7万元,单日游客最高峰值达到2万人次,农家乐和特色餐饮等营业收入超过6万元。

(三)村容村貌焕然一新。目前,赵家峁村大部分村民已住112套美丽农居,卫生室、警务室、老年活动中心、医务室、敬老灶等设施应有尽有。现在,村上的各类基础设施完备,人居环境优美,形成了“人人有事干、人人干劲足”的良好局面,村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幸福指数直线上升。

(四)农民收入大幅提高如今的赵家峁村,农民按股分红,形成了“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合作机制加之随着村集体经济的快速壮大,农民由村民转变为股民和产业工人在外打工的200多位农民(占外出务工人员的60%)也返回村上就业创业,有的开农家乐,有的做小买卖,有的搞农产品初加工,收入远远超过在外打工收入;还有的在农业园区或旅游公司打工,2016年全村村民在园区、旅游区务工率超过80%,工资性收入达到50多万元,户均1万多元短短3年时间,赵家峁村集体资产已逾千万元,村民可支配收入比3年前翻了一番,达到11200元。

(五)贫困人口快速脱贫。2013年6月以前,赵家峁村是省级贫困村,150户贫困户,占全村总户数90%,贫困人口470人,占总人口的81.7%。经过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后的今天,全村贫困户减少到5户14人分别占总户数的3%、占总人口的2.4%。这5户贫困户中,3户家庭主要成员是智障,另外2是孤寡老人


“变”带来的启示

赵家峁村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我省深化农村改革过程中出现的一个最大亮点,是敢为人先、勇于创新的“小岗村精神”在黄土高原的生动实践,是一个离城市较远的纯农业村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中的重大尝试,其经验弥足珍贵,值得认真总结推广赵家峁村通过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破解了山区土地零散、贫瘠撂荒、资源利用率低下和村集体经济“空壳”的难题,所取得的成果催人奋进,发人深思,给人的启示非常深刻。

启示之一:农民群众的“内生动力”是决定农村改革成败的关键。赵家峁村的产权制度改革,尽管有政府的引导和推动,但推进改革的主体是农民,是以张春平为首的“两委”班子的主动作为,是农民群众的积极参与。这是一种“内生动力”起了主导作用,这种自我觉醒的改革表现出的创造力、生命力更为强大。

启示之二:深化农村改革必须配好村级组织带头人。“将熊熊一窝”,可以肯定的说,如果没有张春平,就不可能有赵家峁村的今天。赵家峁村的改革刚开始时,群众思想认识五花八门,反对的、迟疑的、观望的样样都有面对这一状况,张春平并没有迟疑,也没有退却,而是利用广播、宣传栏、横幅、标语等载体,进行宣传发动工作,并且组织50名群众代表专程到袁家村、马嵬驿、茯苓小镇考察学习,让群众开阔眼界、转变观念在面对土地、资金等要素制约的情况下,张春平不是被动等待或观望,而是积极主动找出路、想办法。正是有了张春平的带动和引导,赵家峁村“两委会”的作用才得到了充分发挥,农民的积极性才得到了充分调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才得以顺利推进。

启示之三:党委政府是村级组织干事创业的“主心骨”。在赵家峁村的改革发展中,榆阳区委、区政府领导和有关部门多次到村上调研,在充分肯定村上做法的同时,多次召开现场会、观摩会、办公会,专题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最值得一提的是,在赵家峁村的这场改革中,区委、区政府为村上争取到各类财政支持资金达2190万元,为赵家峁村改革的顺利推进和各类项目的按时落地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

启示之四:农村集体经济完全可从“无”到“有”。昔日的“空心村”,谁能想到今天会成为人们蜂涌而至的好去处;昔日的破败景象,谁能想到会有今日的华丽转身;昔日背景离乡的打工族,谁能想到会纷纷背着行囊、携着老小,返回村庄创业就业,这一切都来自于产权制度改革,来自于“三变”变出的奇迹。赵家峁村的改革充分说明一个事实,农村资源只要被激活、被充分利用,就能够“点石成金”,焕发出无限的生机和活力。近两年,在我省的很多地方,经常会听到这样一种声音:“没有集体经济,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就没法搞。”赵家峁村的实践证明,产权制度改革恰恰是集体经济启动的关键一步,不但穷村弱村可以进行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而且完全可以改成功。

启示之五:壮大农村集体经济是贫困人口长期脱贫致富的治本之策。仅仅3年多时间,赵家峁村的贫困户从90%减少到3%,贫困人口从81.7%下降到2.4%,这两组跨度十分明显的数字,体现了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壮大对贫困人口脱贫致富的重大推动作用,这种“产业持续发展、农民持股就业”的脱贫不但是快速的,而且是长久的,不但降低了贫困人口脱贫后再返贫的风险,还达到既“治标”又“治本”的长期目标,尤其重要的是充分体现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真正使贫困人口分享到了农村改革发展的成果。

启示之六农村体产权制度改革是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补齐“四化同步”短板的重要抓手。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唤醒了农村沉睡的资源,把农村的“死资源”变成“活资本”,形成了清晰完整的产权关系,有利于城乡要素的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的均衡配置,这正是城乡发展一体化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这一问题的解决为城乡发展一体化扫清了制度障碍,加速了城乡发展一体化的步伐。农业现代化,是我省“四化同步”发展中最为突出的短板,补齐这个短板,必须通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来推动,当然也包括村集体经济组织。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确立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市场主体地位,就是为壮大村集体经济实力创造条件,就是通过村集体经济组织这个重要经营主体发展现代农业,拉长农业现代化这个短板。赵家峁村现代农业的快速发展,正是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发挥了重要作用。

                                                    (陕西省委农工办:杨月华

[上一篇] [下一篇]
(更多资讯,请关注:中西部城乡经济文化发展中心www.中西部网.com/www.zhongxibuwang.com)
分享到: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法律声明版权声明栏目导航
中西部城乡经济文化发展中心北京总部   西部总部    备案号:京ICP备17050690号
声明: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日内进行,我们会妥善处理。